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画坛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图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6:05:06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画坛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图)

近日就此采访了多位圈内人士,他们纷纷痛陈:画坛忽悠无孔不入,人民群众需要擦亮眼睛。

先求再卖

核对一下电话号码,之前那位顾客跟信息里的画廊,其实就是同一个主体

先看看画坛中人的市场意识。

中国艺术投资协会名誉副会长、闻韶轩主罗渊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

2004年,两位女士在广州海珠区布艺城开了个小小的闻韶轩加盟店。一天,有顾客来电要找Y画家一幅六尺宣写意画,说是中央某首长看中,特意点名要的,价钱五万元。Y画家的工笔很有名,首长偏要写意,“也算别有慧眼”。接着,画廊本部又接到一个电话,要找一幅Y画家的六尺宣写意画,也是说中央首长点名要的。Y画家写意估计两万元也能拿到,岂不大有赚头?工作人员开始打电话找,有四尺宣的,有三尺宣的,有四尺斗方的,偏没有六尺的。

两天后,那位顾客又打电话来追,说北京方面要得急,可以加价到八万。肥肉当前,画廊直接找到画家,没想到对方不画。

就在这时,顾客又来追画,还表示愿意再加价!

画廊遂加大打捞的广度和深度,果然找到了一幅六尺写意。可当画廊约那位顾客来看画时,对方却不急了,说自己忙;画廊提出用电子邮件将数码照片发给对方先睹为快,回答是没有邮箱;用特快专递把照片寄过去先看看?过了两天,对方终于把地址告诉画廊。工作人员只觉得地址很眼熟,好像看过广告资料,也是做画的地方。

两三天过去了,作品照片的事没有回音。这时,闻韶轩工作人员的手机突然收到信息,说某某画廊专营Y画家的画,尤其是其写意画,保证货源充足。

核对一下电话号码,之前那位顾客跟信息里的画廊,其实就是同一个主体……

哄抬价格

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作品在被估价数百万元等额拆分推出上市后,很快便被爆炒至过亿元的价格

古代画家卖画明码标价,那叫“润格”。现在画家也是如此,只不过“润格”成了“艺术指数”,主要是通过拍卖会交易录得。但有些画家为了抬高指数,不惜在拍卖市场上自卖自买。

小佑轩画廊的刘志强说,有的画家送画去拍卖,然后自己或找个托买回来,已成为人尽皆知的秘密。而只要有佣金,有的拍卖公司也十分乐意配合。甚至有的拍卖公司收取的并非佣金,而是之前说好的数万元价钱———因为有的画家把自己的作品价格哄抬到几百上千万,这样的话,收取佣金对画家来说成本也太大了。

至于是否真的成交了,没有人去追究。对艺术品市场价格的爆炒哄抬,似乎也没有监督。

艺术品收藏,其功能已经从修身养性、传家聚气之外,派生出了另外一大属性:金融投资产品。

如今,艺术品的金融投资产品属性正在被放大,甚至有特殊部门以特殊理由参与进来。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其作品在被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估价数百万元等额拆分推出上市后,很快便被爆炒至过亿元的价格……这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

中国美协副主席许钦松对此表示担忧,他认为,通过金融渠道,艺术品得到了更大范围的关注和重视,这是好事;但艺术品尽管可以有其他属性,但根本属性还是艺术,“这(爆炒事件)说明我们的艺术品市场还很不成熟”。

头衔经济

2008年底,周国城当选新一届广州美协主席。甫一上任,就传出“周国城作品价格必将暴涨”的传闻

在广州一幢老厂房里,有一间“五行画院”,面积不大,只有600多平方米;画家不多,只有9位。但这里也许是院长最多的画院,一共9位,而且都是不带“副”的。

该画院院长之一、中国美协会员刘诗东说,画院租金、装修实行AA制,画院实行执行院长轮值制。AA制和轮值制的目的,是让每位画家都是主人,都是董事、负责人。

此事存有争议。有人认为,人人封院长,无非是意欲抬高身价以求卖价“合理”上涨而已。在中国画坛,身价往往与身份息息相关。2008年底,周国城当选新一届广州美协主席。甫一上任,就传出“周国城作品价格必将暴涨”的传闻。对此周国城说,这些现象的确反映了现在的收藏群体还有待进一步成熟,只有越来越多的人更注重艺术价值而不是名气和头衔,艺术和市场的结合才能越来越完美和良性。

目前,艺术和市场的结合似乎没有完美和更良性起来,相反,现在大家对各种能够提高身价的位置和头衔如团体主席、副主席乃至理事,画院院长、副院长等的争夺并没有降温的迹象。有些组织的领导头衔其认知度和含金量之高,从这个事例中可见一斑:2009年的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宣传册上,“美协领导”赫然被列为“政要”。

傍棵大树

启功大名鼎鼎,无需多说,而这个“某某”,大家却是闻所未闻,并称纯属自己制造和宣传

美协主席只有一个,公立画院院长也只有一个。更多的人,将抬高身价的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大款、大官、名人。

某著名美术评论家讲述了这么一桩故事:1992年,一位画商走进一位艺术家的工作室,惊奇地发现眼前堆积了那么多的精彩之作,心中窃喜,却故意面无表情。艺术家则诚惶诚恐盯着画商的一举一动,生怕这位财神擦肩而过。最后,在艺术家千恩万谢下,画商以难以置信的低价把其作品全部搬走。“请读者相信,这不是虚构,这位艺术家现在已是公认的大腕,作品早就成了市场的抢手货,价格之高令人咋舌。”这位评论家强调。

傍大官和傍名人,则颇有狐假虎威之嫌。中国绘画史上,两人并称或多人并称是常事也是美谈,如五代的“董(董源)、巨(巨然)”,明代的“青藤(徐渭)、白阳(陈淳)”,清代的扬州八怪,近代的“北有齐白石,南有黄宾虹”。因为其艺术水平接近,并称起来朗朗上口,故易于流传,影响广泛。如今,类似的并称也偶见媒体以及其他场合,只不过存在着严重的不对称,如“北有启功,南有某某”之类。启功大名鼎鼎,无须多说,而这个“某某”,大家却是闻所未闻。这样的并称纯属“某某”自己制造和宣传,虽然往往成为圈内笑柄,却颇能迷惑一部分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陈履生4月22日在微博(http://weibo.com)回答网友提问时说:“画家还是要把画画好,画不好画,再怎么炒作也没有用,因为历史会淘汰当今现实中的污秽,而现实会拂去历史的尘埃。”

黄金麻厂

二手热风循环烘箱

苏州仪器校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