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飙车案现场有六辆车 是否系有组织行为存疑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8:59:21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北京飙车案现场有六辆车 是否系有组织行为存疑

今天上午,北京广受关注的大屯路隧道飙车案,一审开庭审理。由于当事人比较配合,事实也比较清楚,整个的审理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的简单,70分钟就已经结束了。并且由于当事人都表态说不上诉,那估计这个案件基本上到这审理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执行他的这种刑期。

我们再来看法庭的外面,也有一位可能要参与的旁听者,或者是北京的市民,在摄像机和照相机的前面展示“真爱生命、远离飙车”。这件事情好像看似都非常简单。

但是如此简单的一个一审的审理,是否会产生不简单的一种社会的劝诫效果呢?其实,这样说并不仅仅是已经结束的这件事情。就在前几天,在郑州居然有人在飙车的时候,还向警察叫板,我们来看一下。

怎么样?嚣张吧。在飙车之前的时候先打了110报警,报警说:“我要飙车,你们民警来追我啊。”民警去追了,还真追不上,你想想人家那是什么样的速度?透过今天上午的庭审,你会发现,人家在飙车的时候速度都过了200迈了,警察的车恐怕还真是很难追上。

二被告人严重超速行驶,案发路段是限速70公里的城市道路,现有车速鉴定、监控录像等证据能够证明,案发时两名被告人驾驶的肇事车辆,瞬间时速分别高达197.3至215.1公里/小时,和161.5至184.5公里/小时,最高车速已经超过该路段限速的207%。

首先,被告人唐问天事发后未能主动报警,也未在第一时间在现场承认自己实施了一系列违法驾驶,乃至追逐的竞驶的事实。其次,民警在事故现场曾明确告知被告人回去以后,要注意等待处理的通知,但唐问天却因为个人原因,而未能接到民警传唤的电话。第三,唐问天前往医院的目的,也并不是去投案。

本案中,二被告人为了满足个人虚荣,寻求心理刺激,炫耀车技,俨然将城市公共道路当成了私人的竞技场。二被告人为比赛起步加速,在社会车辆仍然通行的时段和地点,无视其他正常行使的车辆,实施了任意停车、倒车、逆行等一系列的危险行为,继而在隧道内严重超速行驶,互相追逐竞速,最终导致事故的发生。

我们来看,开这个兰博基尼的是唐问天,21岁,他拘役5个月,大好的青春年华就留下了这样的一个记录。然后开法拉利的是于沐椿,其实才20岁,读高中,拘役要4个月。还有相当的处罚的罚金。

我们再来看整个这样一个事件发酵的过程。其实是4月11日,当时是有网民爆料大屯路的隧道内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然后到12日的时候,是北京警方表示这是一起“交通事故”,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而且由于当时公众已经关注到是豪车,但是在北京警方这一块并没有强调它是什么样的车,只是红色和绿色,因此当时还有很多人提出异议。因此到13日的时候,北京警方确定存在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的这种违法的行为,二人已经被刑事拘留了。然后到4日的时候,朝阳区检察院以涉嫌危险驾驶罪提起了公诉。13日公布了整个现场的监控的录像。到今天的时候,就是一审宣判结果。

我们最后来看一下,今天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细节。最后是以“危险驾驶罪”来量刑的,而并不是之前有人说,有可能是“交通肇事罪”,或者是“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那么为什么都不是这两个,最后是“危险驾驶罪”呢?我们看一段同期声。

交通肇事罪首先是一个过失犯罪,其次是要造成一定的严重危害后果,要求是致一人死亡或三人以上重伤,或者是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就目前的证据来看,首先虽然造成了被害人徐某的受伤,但是其伤情鉴定显示为轻伤一级,并不构成重伤,因此不构成这个交通肇事罪。

那么,根据这个危害公共安全,也就是说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来看,目前二被告人的行为其危险性,还尚不足以达到像爆炸、决水、投毒等危险行为所达到的这样一个危险程度。因此也不符合刑法关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这个规定。

在今天的庭审上,两名年轻的被告人对法庭的判决均表示不上诉。但是,在案件发生的最初,他们不但试图向警方隐瞒他们飙车的事实,甚至还声称,他们相互根本就不认识。

实际上,在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调查中发现,两名被告人唐问天和于沐椿,是在案发当天下午,经朋友介绍相互认识的。吃完晚饭后,几个人便驾车来到大屯路隧道。在今天的法庭上,唐问天也当庭承认了两人在飙车此前,就已经认识的事实。

在事发后网民上传了一段视频,记录下了在案发前,绿色兰博基尼车在路面上高速倒车,红色法拉利车在后面逆行紧紧跟随。而在道路的紧急车道上,还停留着另外四辆高级轿车,两辆白色两辆黑色,并且在车边还站着很多人。

因为这次我的过失,给社会带来了不良的影响,也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极大的伤害,同时也耽误了大家很多宝贵的时间。通过这件事我深刻认识到,知法、守法的重要性,一定要对法律有敬畏之心。我保证今后绝不再犯。

在此,公诉人也真诚希望,那些仍然痴迷于在公共道路上飙车的人们,能够以本案为鉴,收起自己危险的任性。公共道路不是娱乐竞技场所,提醒各位赛车爱好者,到正规场地,使用正规装备,遵守塞车的各项规则,做一个真正的爱好者,做一个法律的遵守者和捍卫者,真正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

一场号称千万级的豪车碰撞,今天终于落下帷幕。而在这起事件中,因为豪车、无业、青年等信息的披露,而让事件备受舆论关注。事发后《环球时报》曾以《“无业”者飙豪车,富人形象集体埋单》为题发表评论说:“两名无业小青年能开豪车撞着玩,舆论场顷刻之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仇富、厌富的段子迅速冒出来,在互联网上满天飞”。

首先我们还是要感谢今天的庭审,因为它让很多的真相真正的浮现出来。因为之前的时候,还是有些真相是被遮蔽的,不排除当时有人出于各种各样的情况在撒谎。

你看,我们来对比一下,在之前和今天的这个一审的时候,今天一审的时候首先从身份的角度是无业、学生,那之前也是无业、学生,在这一点上没问题。

在之前的时候强调自己是正常驾驶,但是今天一审的时候,都已经显示明显是危险驾驶,其中最高的时速都已经超过了限速的207%。那这当然达到了非常危险的这样一种境地,但之前的时候还在说正常驾驶。并且我们印象很深,在这个事件当中,其中有一位被告人的母亲还说,不是飙车,是那天下雨进水了打滑,路上打滑,等等。

之前的时候强调整个这个活动是无组织的,但是现在一审,刚才也似乎是留下一个问号,但是今天的一审并没有去解决这样一个问题,现场是六辆车,而且有九名人员。

我想这类问题,我们应该从两个视野来看待这个问题。一个是就法律本身,那么像这种危险驾驶罪,它是用刑法来解决的问题,所以它与这些有业没业,是好车还是不好的车,那么这些都没有关联性。只要是构成了相互这种飙车,构成犯罪,那么它都要去依法认定的,那么这是从法律的角度看问题。

另外一个就是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人们关注的问题是,这些财富的问题,它的来源等等。我想这次应该从两个视野来解决问题看待问题的,不能用法律来彻底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但也不是所有的社会问题都用法律来解决的。

我觉得在量刑的问题上,我们追究这个责任的时候,一般是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定罪对不对,那这个案件显然定性没有问题。剩下就要考虑量刑,量刑里面有法定的从轻减轻的情节,也有一种叫酌情考虑的情节。在酌情考虑情节里面,我们必须要做一个对比,比如说像主动赔偿和拒绝赔偿要有所区别;愿意道歉和不愿意道歉要有所区别;愿意更多的去补偿受害人,和强制他去赔都不愿意赔要加以区别。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这个案件量刑当中考虑它的一些主动情节,主动赔偿道歉等等,适当给予减轻是正确的。

就是法律有它的法律思考问题的这样一种方式,并不能拿我们简单的一些民间流传,这不有钱可使鬼推磨等等,不是一回事,我们还是在这个时候要对法律有一种敬畏,而且的确要去遵守它的这样一个判决。

民警很无奈,想追也追不上,也不敢强追,怕引发交通事故。郑州交警六大队向媒体透露,每年一进入夏天,他们平均每晚接到飙车的报警10多次,最多的一天报警量接到50起。截止目前,郑东新区因飙车已造成3人死亡,65人受伤,事故达189起。

飙车族的踪影我们不难发现,半个月前的5月6号凌晨,广东茂名警方出动200名民警实施集中行动,一次就抓获涉嫌飙车的嫌疑人22人,查获涉嫌改装摩托车12辆,参与飙车很多的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常常聚集在一起飙车。

这段视频显示凌晨时分,这些年轻人开着摩托车,围着转盘疯狂转圈,发出尖叫声,有人将摩托车的车头抬起,几乎与地面成90度角,一辆小轿车躲避不及,被摩托车撞上。

年轻人聚集飙车现象背后,还有地下飙车组织的隐秘运作。这个车友会位于天津某汽车产业园内的一个汽车改装店里。加入的条件之一,是所驾车辆必须价格在30万以上。他们的飙车地点非常隐秘,只有高级会员在比赛开始前几小时,才能收到车友会会长发布的公路竞速赛时间和地点。

一方面是飙车族越来越隐秘的高科技的手段,另一方面交通路段现在有关的监控测速手段难以查获飙车族,取证难,查处难。四年前,2011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中增加了危险驾驶罪,其中明确规定:在道路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要处拘役和罚金。但是真正制止飙车族的危险行为,现在还面临很多难题。

以飙车为表现形式的追逐竞驶的危险驾驶行为,严重扰乱道路交通秩序,而且飙车极易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特别是容易造成车辆严重损失,或者是人员的严重伤亡,所以它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了严重的威胁,性质是恶劣的,应当予以严厉惩处。

中国的车是越来越多了,想想已经连续多年中国汽车的产销量都是世界第一。车越来越多,其中的好车也越来越多,而驾驶员的年龄又大范围的下降,其中相当多的人已经不仅仅把车当成是一个交通工具,而是当成一个大玩具,一个游戏的玩具,危险也从中滋生。就像有的时候警察也非常为难,他去追,追不上,不仅仅只是一个车况不如人家,还有一个如果真狂追的时候有可能在这种公共的道路上导致更多的这种交通事故,甚至严重的伤害,因此他的心理上是嘀咕的。

接下来,我们就继续连线张柱庭,张教授。张教授,那从这个面对这种飙车而且越来越多的这样一种局面,车也越来越多,年轻人把它当成玩具,除了警察要行使他的职责之外,你觉得整个社会又如何多做一些什么?比如说改装车辆等等。

这种飙车的现象,我们查了一下在国内外汽车发展的历史上,大概在汽车进入社会,一般的来讲,在拥有率差不多达到每户人家一台的时候,这种飙车现象就会产生了。我觉得有飙车的现象,实际上是一些年轻人对于速度追求的一种表现。对速度追求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关键就是说把这种追求放在什么地方来实现。如果你是在公共道路上,显然是违法犯罪的,所以应该到这些专业的专用的塞车场地去进行。

那么现在看,虽然《刑法》增加了危险驾驶罪,目前看尽管有罪名,也打击了一部分,但依然效果不理想。我想除了我们要说的解决堵和疏这一个方面以外,关键还是研究一下我们现有的律法,对待这种行为,光靠一个危险驾驶罪,最多判六个月半年这样的法律,能不能震慑住这类问题,我觉得应该是要思考了。

所以我觉得有许多法学工作者提出来说,类似这样的问题,你不出事故在路上对大家形成这么大的危害,那么仅仅靠这么几个月的罪,是不足以制止的。应该考虑用其他的罪名,也就是说,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众安全,或者说是就对危险驾驶罪本身调整它的量刑尺度。

美女视频

美女图片网

性感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