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远哲评扁做不好下台做得好上台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9:23:52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李远哲评扁:做不好下台、做得好上台

在2000年台湾“陈水扁大选”混沌局势中,力排风浪,加入““国政顾问团””,在最后临门一脚支持陈水扁,进而造成政党轮替的中研院院长李远哲,在当下全台倒扁声浪中,接受《今周刊》专访,细谈他连日来的矛盾心境。他相信,很多事情经过几个月沉淀之后,大家会深深思索,怎样做对台湾最好。

七十一岁了,李远哲一整天行程满档,演讲、会客、洽公、请益不断,中间没有休息,到傍晚六点还不显疲态。

他每天忙到半夜二点才上床,早上八点就起床,天天只睡五个多小时,回台十二年来如一日。有时李太太看了不舍,会开玩笑问他:「真是奇迹,怎么你还活着?」他讲话双眼炯炯有神注视对方,做任何事都全心全意投入,而且乐在其中、甘之如饴,因为他对台湾这块土地有很深的感情,他希望能带动更多有心人,一起帮台湾多做点事。

今年十月,李远哲就将卸下中研院院长重担,但他说:「我不会拍拍屁股就走人!」外界对这位头顶诺贝尔光环的院长,管的事情太多、太杂有意见,而且大家动辄把他的名号抬出来用,不管当事人同不同意,「过度消费」的结果,也大大折损李远哲的专业形象。例如,很多人认为二○○○年““国政顾问团””挺扁,而今第一家庭弊案不断,李远哲该负最大责任。

「阿扁身边的人没有坚持理想,令人失望」

不过,李远哲并不介意,只要有助于社会进步,他的名字愿意借人家用,若有误解,只要给他机会,他都愿意说明清楚。他至今深信,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的核心价值,「做不好就该下台」,只是他对陈水扁身边的人没有坚持理想感到失望,对政府制定政策的过程也不满意。

看到赵建铭事件不断向上发展,李远哲对现下社会的激情反应可以理解,但他认为,「民意暂时的反应是不可靠的」,要经过几个月沉淀,冷静下来再做判断。他相信民主和「法治」是分不开的,不论是陈水扁身边人、家人或陈水扁本人,只要做错事,就该受到法律制裁,如果这些司法讼诉不能继续下去,这个台湾才需要令人担心。

当年““国政顾问团””的临门一脚,发挥了创造历史的功能;即使现在扁政府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依然不后悔,只是很遗憾,因为一百年后历史会怎么记载这一段,他心中再明白不过了。主张政党轮替是他的肺腑之言,他自认知识分 子有责任把社会带往更好的境界。

在此敏感时刻,坚持要把话说清楚的李远哲,诚实面对各界对他的质疑,以下是本刊专访李远哲的精采纪要:

「不后悔支持政党轮替,那时的民进党满怀理想」

问:六年前,你筹组““国政顾问团””挺扁,促成政党轮替;如今民进党政府弊案连连,导致台湾社会民心浮动,针对最近政局你有什么看法?

答:看到现在时局发展,我也失望!但我相信「政党轮替」还是促成台湾民主的进步。今天陈水扁的女婿被这样讨论,这是民主化过程里必须经历的阵痛;政治人物做不好或做错事,大家可以提出来做道德批判或用法律制裁。如果问我后不后悔当初的举动,我还是「绝不后悔」。

政党轮替是大家共同的希望,那时候的民进党没有赵建铭,也没有今天这些弊案,而是满怀理想要改革社会;当时很多国民党高阶层的人,也认为国民党应该下台一次,他们内部才有改革的契机。二○○○年政党轮替的事,我想历史会记载它对台湾民主发展的重要性及意义。

当然,陈水扁身边的人无法保持住他们当初的理想,令人遗憾。一年前,我曾说过,我对陈水扁身边的人跟有些政策的决定感到失望,因为台湾不只是政治人物的台湾,更是全民的台湾。

“国政顾问团”的事我不想多说,但当初成立,是因为有些企业人士觉得政党轮替之后,会产生政权交替的真空期,希望协助新政府过渡,稳住局面,才有“国政顾问团”这样的产物。

这个建议,部分企业人士也曾向宋楚瑜提起,但并未获得采纳,后来跟陈陈水扁提起,他欣然接受,才有“国政顾问团”的诞生。大家可以看到,新政府“内阁”产生后,“国政顾问团”就立即解散,没有干涉政府运作。

但政党轮替之后,我觉得很不幸的是,原本大家应该为台湾进步一起努力,但政治方面却一直在做内耗的事。这几年,中研院及台湾其它研究机构,花了不少心血做研究,使台湾在某些方面的确向上提升,科技能力评比在国际上一直有进步。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眼前的纷争的确令不少人感到难过,不过如果问我台湾社会进步了吗?我想在某些层面的确是。

我在台湾及日本的中学演讲,可以明显感受到彼此的不同,台湾的中学生比起日本中学生,明显活泼许多,这点让我感到很欣慰。这几年我接触过不少国外访客,这些人之中,不少对台湾的印象是「一直往好的方向在改变,除了政治」,这也间接说明台湾在政治以外的事,的确有进步。

「政商挂钩都跟选举有关,怎么改善,值得深思」

问:你鼓吹政党轮替的价值,似乎因为扁政府表现欠佳而逐渐被否定,你情何以堪?

答:民主社会经过政权轮替后,丢掉政权的人,会去想法子取回政权,这是可理解的。但在野党取回政权的方式,应该是怎样去帮助台湾进步,让老百姓佩服;如果持续进行政治斗争,台湾确实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但我相信,老百姓应该不会容许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

问:很多人以道德标准要求陈水扁下台,你怎么看待?

答:我说过台湾是个法治社会。法律之外,政治人物还要受到道德的检验。如果大家觉得陈水扁应该「怎么样」,在一个民主社会里,陈水扁很难不去响应民意。但民意时有变动,暂时性的民意反应可能是不可靠的,我觉得很多事情经过几个月沉淀之后,大家会深深思索,怎样做对台湾最好。

「做不好下台、做得好上台」,这是民主的价值,要出来做政治家的人不应该有私心。

但是反过来说,我们在制度面也应该有所改善,像选举花这么多钱,这些钱从哪里来?我们常说的「政商挂钩」都跟选举有关,怎么改善这种现象,值得大家深思。

很多“立委“常问我,怎么兼了那么多基金会董事,事实上,我在这些基金会不但分文未取,还常自掏腰包,有时候还把父亲的画作(李远哲父亲李泽藩,是台湾早期知名画家)拿出来卖掉做善事。大家应该了解这社会有很多人满怀热忱在做事,而不是只看在钱的分上。

如果你们问我,当初促成政党轮替,如今政党轮替走到这步田地,你会拍拍屁股走人就算了吗?我会说,我不会走,而且要跟台湾家乡父老同甘共苦,继续为台湾社会的进步奉献力量。但我不希望台湾有太多政治是非,老百姓才是社会主人,政治人物不好好做,会被扫地出门。

问:你对现在的台湾领导人有什么期许?

答:我想现在很多事都进入司法程序,台湾队领导人还是要做好本分的事,为台湾进步做努力。我还是觉得让事情经过几个月的沉淀,会有新的局面,这段时间,我多讲话没有太大用处……

性感美女写真

美女图片写真

美乳

好看的美女图片